<ins id="xvvxf"><noframes id="xvvxf"><cite id="xvvxf"></cite>
<cite id="xvvxf"><span id="xvvxf"></span></cite><del id="xvvxf"><noframes id="xvvxf"><ins id="xvvxf"></ins><cite id="xvvxf"><noframes id="xvvxf">
<del id="xvvxf"><noframes id="xvvxf"><var id="xvvxf"></var>
<ins id="xvvxf"></ins>
<cite id="xvvxf"><noframes id="xvvxf"><var id="xvvxf"><noframes id="xvvxf">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是:衡陽市高級技工學校 > 教學研究 >

職業學校班級人本化管理的實踐與研究

時間:2016-10-23 09:58來源:未知 作者:高級技工學校 點擊:

孔子認為教育要承認人的先天差異,強調“學而知之”,重視因材施教;道家主張最好的教育是回歸自然、“復歸”人的自然本性,一切任其自然;捷克教育家夸美紐斯強調教育要遵循人的自然發展的原則;德國哲學家康德指出教育的任務根本在于充分發展人的自然稟賦,使人人都成為自身,成為本來的自我,都得到自我完善;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齊認為教育的目的在于按照自然的法則全面地、和諧地發展兒童的一切天賦;1996年,國際21世紀教育委員會《教育──財富蘊藏其中》的報告強調:教育要把人作為發展中心;……這些來自不同時代,不同國家的聲音,無不莊嚴地昭告著我們:教育必須以人為本。人既是發展的第一主角,又是發展的終極目標,應該使每個人都能發展、發揮和加強自己的創造潛力,也應有助于每個人挖掘出隱藏在自己身上的財富。學校是教育的專門機構,是實施教育的最重要的陣地;班級是學校系統的細胞,是學校中開展各類活動的最基本且穩定的基層組織,也是學生學習、活動的基層集體,學生的成長離不開班級組織。美國教育家杜威說“教育是生活的過程,而不是將來生活的預備。” 是的,班主任肩負著學生“生活”的重任。

      然而,令人十分遺憾的是,目前,班級管理還遠未達到人們所理想的美好境界,尤其是作為中等教育中頗具特殊性的中等職業教育的班級管理工作,更有著諸多的尷尬和隱憂。

      首先,客觀地說,隨著職業教育的飛速發展,中等職業學校在學校德育、心育,尤其是班主任的班級管理工作上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中職學生的實際道德水平與社會所期望的思想道德要求確實存在著不小的差距;部分中職學生的厭學、消極、自卑,反叛、暴躁等心理素質與健康人格也存在著不小的偏差,這種差距,致使中職學校的德育實效已經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然而,在社會“聚光燈”下的中職班主任工作,卻要么表現出“黔驢技窮”式的無奈,要么是“病急亂用方”式的盲目……。應該說,在實效性上一再碰壁的中職班主任工作現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迫切地呼喚著教育者冷靜和理性的思考。

      其次,由于許多陳舊的德育思維方式依然如影隨形般“糾纏”著學校教育、甚至整個社會輿論,因而中職學校班級管理工作無疑存在著許多顯而易見的弊端。這些弊端,不僅嚴重影響著班級德育工作的實效性,無端浪費著無比金貴的德育資源,而且也使本來是學生一生中最絢爛多彩、最值得永久回味的學校班級生活,變得枯燥乏味,甚至痛苦、恐懼。

      比如,不顧學生個體的千差萬別,不管學生切實的內心感受,把本應浸透情感關懷的道德培養過程,異變為簡單、生硬、甚至嚴厲的紀律約束和獎懲規范。

      于是,我們經?吹竭@樣的情況: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中職學校的班主任工作特別重要,但其中“特別”的原因卻是心照不宣的:中職學生是群壞孩子。他們是社會道德要求的“離經叛道”者。因此,人們“特別”指望于班主任老師的“嚴管”。我們不是已經看到,“嚴管學生”也儼然成了職業學校在“招生大戰”中頗為有力的“廣告詞”了嗎?其實,我們真正擔心的倒并不是已經“變壞”了的中職學生,而是這種毫無美好情感可言,甚至建立在學生痛苦或恐懼之上的“管理”和“培養”會不會正好走向其初衷的反面。因為列寧說得對:“沒有人的感情,就從來沒有也不可能有人對真理的追求。”

      比如,為了進行所謂的“教育”和“管理”,不惜以壓抑人性和犧牲學生的人格尊嚴為代價。把本應是教學相長,互相探討,乃至共同成長,充滿倫理情趣的師生關系,變得“尊卑有序”,甚至即使同為同班同學,卻也是“優劣有別、等級森嚴”。

      于是,這樣的情形就成為理所當然:在某些人看來,教師是真理的化身和道德的權威,學生(特別是“差生”)是道德的低能兒、是老師的“對手”。班主任的目光始終聚焦在“差生”上,聚焦在“挑刺”上,誰“惹事生非”,就找誰“算帳”,一天到晚充當著“消防員”的角色。在這里,批評、訓斥學生變成了教師的“天職”,個性張揚被視作大逆不道,而逆來順受則是“乖孩子”、“好學生”的評判標準。我們真的很難相信,作為人類最美好的社會道德規范怎么可能會在“惡劣”的人際關系和生活氛圍中養成?因為有一個最簡單的事實:人們追求道德的完美,就是為了創建和諧而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

      再比如,忽視學生作為教育的主體,把本應讓學生自主體驗、自我評價,并從而達到自我“內化”和自我教育的德育規律,誤解為教育就是“說教”,就是“管、卡、壓”。他們把作為學生道德建設起點和最為基礎的“外力強制”和“權威服從”的“他律”(對應于“自律”),當成了德育的最高境界和全部目標。

      于是,出現這樣的情況就不難理解:有人把班主任工作當成了“維和行動”——他們為班級的“太平盛世”而沾沾自喜,也因有學生的“越軌”而惶惶不安,抑或為此大動肝火。這種全然忘記了學校教育當以人的全面發展為終極目標的混沌認識,即便不是對使命感、責任感的漠視,至少也是一種對教育本質意義的誤解。蘇霍姆林斯基說:“只有激發學生進行自我教育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
       中職教育的終極目標和實現這些目標必需的理想教育狀態,陳舊的教育觀念對中職班主任工作的現實影響,客觀存在的中職學校班主任工作的重要性和艱巨性,以及社會對中職學校必須提高教育針對性、主動性和實效性的呼喚,都十分清晰地得出這樣的結論——在中等職業學校開展班級人本化管理的實踐與研究,努力尋求班級教育的最佳途徑和最優狀態,不僅顯得十分重要,而且已經非常迫切。

(責任編輯:高級技工學校)
------分隔線----------------------------
Copyright © 2012-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 衡陽高級技工學校 版權所有 | 設計維護:衡陽高級技工學,F代教育技術中心
學院地址:湖南省衡陽珠暉區獅山路20號  郵政編碼:421002  招生熱線:0734-8378042
WWW.1197N.COM